做個有心肌的人

 
 

最近看了一部1995年的老電影 Dangerous Minds (危險遊戲),一個海軍退役的英文教師,如何教導一群活在社會邊緣、墮落度日的學生。裡面有一句話很好,她說:”The mind is like a muscle. If you wanted to be really powerful, you got to work it out.”(你的心就像是一塊肌肉,你想要變強,你就必須要鍛鍊它。)當然這裡的”mind”也可以指腦力或智力,不過我想要講的是心力,你的心可以處理情緒的能力。

我們常說「心痛」,其實不是真的指「心臟」這個器官在痛,而是心裡的感受在痛,住在心窩處的那個inner self內在小孩在痛。我們需要有東西可以止痛,或者有什麼強心劑可以讓自己好起來,我們哭泣、吶喊、求救或甚至退縮躲起來,別人可以試著安慰我們陪伴我們,但能夠真正讓自己打從心底真真實實好起來的,只有自己。

我們也常說生活要「用心」,但常常我們並沒有真的「用心」,大部分時間我們只是很「用力」。用腦力在思辨、用蠻力在奮鬥、用體力在忍耐。尤其是當你面對情緒來了的時候,用這些身體的力量來硬著頭皮對抗,但這樣並不會讓問題離開,它只會更往你心裡堆積起來,變成更深的問題。就像唱歌,如果你用喉嚨用力地唱,短時間高歌一兩個小時可能沒事,但很快就會沒聲,甚至會造成聲帶受傷。

你也許會說,這很簡單,只要正面思考就好。沒有心肌的正面思考,可能只是把問題蓋起來,用假微笑把感受深埋,然後累積到問題爆出來後,卻又怪罪身邊的人為什麼不關心你。但事實是,如果連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真實感受,誰會在乎呢?所以練習把真實的情緒說出來,好好去面對負面情緒,才會根治問題。

怎麼「用心」,怎麼處理情緒,是需要不斷練習的。我喜歡稱它做「心肌」,就像健身房的教練說的,肌肉是有記憶的,要多鍛鍊它才會把這樣的肌力強度牢記起來。心肌不能等到要用了才練,臨時抱佛腳的都是在用蠻力。心肌越大,自覺能力越強,你越能很快看清楚眼前的狀況,或甚至更能感同身受對方的處境。我不是專業的心理專家,我的心肌也不是很強,但我希望可以透過常練習,讓自己免於受情緒影響。以下幾個方法是我覺得有用的練習,你也可以一起試試看:

(貼心幫你想到了口訣:三個字都是A開頭,相同的字根念起來還有點押韻:Attention, Appreciation, Action)

Attention:注意自己的情緒

這點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平常我們都沒有習慣這樣做。不是只有難過的時候要注意,平常開心的時候也可以觀察自己為什麼會覺得開心。我們每天都會洗澡或對著鏡子觀察自己的樣貌是否ok,其實情緒也該要有這樣的照料,每天給自己一點時間想一下今天的情緒,為什麼自己會對某件事情那麼在意?你當下的感覺是什麼?為什麼會生氣?你不會回答給別人聽,所以要很誠實地回答自己。從問自己問題開始是很好的練習,也許一開始無法給自己答案,但多去挖掘幾次,你會開始察覺一些自己內心的聲音,會驚訝原來自己是這樣想的,原來自己是自私的,原來自己是很小心眼的,原來自己有點自卑。這些都沒有關係,挖掘出這些不是要讓你討厭自己,而是要真正了解自己的內在小孩,因為唯有看清楚原因,你才有辦法從根源去控制並調整自己的情緒。就像照顧一棵樹,你要澆花與照料的地方,是根,不是葉子,葉子只是呈現出來的外觀。根照顧好了,葉子自然健康。

Appreciation:表達感激的心

感激,不是在寬待別人,而是在鬆綁你的心。感激也是一種智慧,避免你浪費太多力量來抱怨或受傷。每個人或每一件事,都有任務要教你一些東西,只是你有沒有認真去感受。當發覺自己對眼前的這件事或這個人有情緒時,除了問原因之外,可以先試著感激對方、感激這件事讓你有機會思考、更感激自己願意勇敢面對,你會發現,心鬆開了一點點,才有多出來的力氣來檢視狀況、體諒對方、關心自己。

Action:付出行動

在跟你的內在小孩對話完後,你要試著跟外在世界對話。產生連結,製造好的經驗,讓你的心肌存入它肌肉的記憶裡,下次有類似的狀況,你就會更有信心。這個行動可以很小,比如說:給自己買一本相關的書激勵自己、幫工作上有爭執的同事買杯咖啡、跟吵架的另一半說聲對不起、或甚至簡單到把自己從角落裡拉起來,去廚房倒杯水來喝…。只要往前走一小步,你就已經離開原來的窘境了。你不在原本的座標,你才有機會跨到新的象限!

達賴喇嘛說:”World peace must develop from inner peace.”(世界和平必須奠基於內在和平)

這是一句我很喜歡的quote。世界和平要從每個人的內在和平開始,而內在和平從一顆強而有力的心肌開始。我也還在鍛鍊中,一起做個有心肌的人吧!

變老 VS 長大

 
41752365_10217169800059427_6848110802675695616_o.jpg
 

(這張照片是2015年的照片,當時好像剛體檢抽完血,手上還貼著繃帶和棉花,重返之前在仁愛圓環舊居的頂樓。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留著這張照片,覺得當時的我有一種“無懼”!)

很喜歡一個quote:

“Most people don’t grow up. It’s too damn difficult. What happens is most people get older.” - Maya Angelou

生日總會讓人回顧,我這幾年到底是長了智慧,還只是長了年紀?我有沒有走在”對的但可能難走”的路上?我有沒有勇氣去說出”真的但可能被人討厭”的事實?有沒有不外求而往內看?有沒有為人著想給人溫暖?也給自己溫暖?“變老”只需要過完日子,但“長大”需要過完難關。在每一次逆境時都看到讓自己grow up的養分,get wiser, not older.

Quote的原文:
Maya Angelou // "Most people don’t grow up. It’s too damn difficult. What happens is most people get older. That’s the truth of it. They honor their credit cards, they find parking spaces, they marry, they have the nerve to have children, but they don’t grow up. Not really. They get older. But to grow up costs the earth, the earth. It means you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time you take up, for the space you occupy. It’s serious business. And you find out what it costs us to love and to lose, to dare and to fail. And maybe even more, to succeed. What it costs, in truth. Not superficial costs, anybody can have that, I mean in truth."

我其實是很怕水的

 
 

夏天總是少不了玩水,衝浪、划獨木舟、浮潛、香蕉船...。我這幾年也玩過許多水上活動,但並沒有改變「我是怕水的」這個事實,聽起來好像覺得有點奇怪。

面對踩不到地的水域我就會有淹水的恐懼感。游泳池我一定要能夠踩到底的深度,水上活動我會再三確認救生衣是我的size,就算穿上救生衣在海上我也會儘量抓著繩索或浮物。小時候學游泳,光第一個動作「放輕鬆讓自己浮在水面上」我就克服了好久才讓自己能做到漂浮,「水」總是讓我緊繃,完全無法體會何謂「如魚得水」的愉快感。我不是魚,我是怕水的貓!(難怪真的養了兩隻貓)

這樣的懼水症應該就是儘量不要去玩水就好了,但因為有點愛玩,會對水上活動還是感興趣,一種「又怕但又想靠近」的矛盾心情,在行前報名總是躍躍欲試,但一要下水了就開始退縮,會被水淹沒的沒來由恐懼開始編寫災難片畫面...

災難史詩片的起源來自一個回憶。小時候第一次出國是跟著家人去了峇里島,在某個海邊待了一個下午,家人不想曬太陽於是都躲在屋簷下聊天,百般無聊的我看到有海上活動,就跟媽媽說我想去玩水,媽媽說那你自己去(真是放牧式養法~),於是一個國小四年級的小女孩,報名了香蕉船,跟著幾個不認識的大哥哥大姐姐,我居然還被分到坐船尾,實在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初生之貓不怕水)。香蕉船除了船長得像香蕉之外,它的重點就是要翻船!前方有快艇拉著香蕉船,開得超級快,然後不停地甩尾,因為就是想盡辦法要翻了香蕉,可想而知坐在船尾的我有多刺激,嚇得魂都飛了。終於香蕉一翻,大家都落水了,我這時才驚覺,我穿的簡易救生衣size太大(應該是當時我個子太小),我幾乎整個人快要滑出救生衣,幾乎是兩手抓著救生衣肩膀勉強讓頭有浮出水面,吃了好幾口水,兩腳空空不斷踩踏,沒有底的海水深淵一直要把我淹沒,難道我的人生就這樣因為一根香蕉而結束嗎?

當然後來是被救生員救起來了,但從此也就跟水有著愛恨情仇。

這件事也讓我思考關於「害怕」這件事。

生命中總有許多令你害怕的事情,有害怕的感覺通常是因為你的身體在保護你:「你曾經因為這種東西而受傷過喔,快離開!」所以你才有害怕的感覺,讓你遠離危險。但其實很多時候,當下發生的事情,已經不像當初那個讓你受傷的事情那樣嚴重,你其實可以勝任的,此時的害怕就可能在阻止你成長了。當身體產生害怕的感覺時,試著告訴身體說:「這次跟上次不一樣,這次也許是個很好的經驗,我可以小心但我不想錯過~」然後每次多改寫一點害怕因子,多一些正面的經驗,幾次之後身體會習慣。

「害怕」不需要被禁止,不需要被取笑,要瞭解它,跟它和平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