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底片相機的世界

雖然是個電影製片,但其實我很少碰攝影機,通常都是導演在負責。為什麼最近會突然開始拍底片呢?這是一種緣分我覺得,一個對的timing來了的時候,就是好好地與它相遇與相處。

Lomography 的 Simple Use

這一切好像是從2018年底路過東區買了一台lomography 的 Simple Use傻瓜相機開始的。其實一直有一台拍立得,所以對底片總是有點好奇,他基本上就像一台拋棄式的傻瓜相機,但其實是可以重複使用的,閃光燈需要按右下方那個按鈕充電才能使用,沒電時要換電池,閃光燈還可以套用三種顏色的色片(但我發現套用色片後會讓畫面變得很暗,所以後來很少用)。第一卷底片我太捨不得拍,很珍貴地拍了三個月才拍完,沖洗出來的結果雖然成功率不高,但卻讓我異常興奮!有幾張的顏色與顆粒都好好看,就這樣開啟我對底片機的興趣,決定來好好玩一下~

Lomography Simple Use

Lomography Simple Use

Lomography Simple Use + iso 400 fillm

Lomography Simple Use + iso 400 fillm

拍底片的過程中也發現,我們平常都太依賴數位,那種立即可以看到成像的習慣,好像沒有很珍惜。像這種拍了一整卷後隔幾天才能看到照片成果,當下的瞬間被存進底片你只能事後回味,像是拍了一整天的電影要看毛片回顧才知道拍了什麼,真的很像釀酒,洗照片的時候都很期待看到自己到底釀了什麼。也因為底片機,開始對平常很不起眼的日常生活細節感興趣,會好奇這樣一成不變的隨性,透過底片會被改造出什麼感覺來。幾次拍出來的效果讓人驚艷!也就更一發不可收拾的捕捉這種不做作的生活感。

舅媽的 OTTIMO 底片相機

Lomography 的simple use還是太傻瓜,想買一台新的。在買之前我挖出舅媽的舊底片相機OTTIMO,測試一下是否可以用,發現不但可以用,拍出來還很有感覺,讓我更篤定要找台好看的底片相機來玩了!但OTTIMO太厚,不好攜帶。不過以一台很久沒用的底片相機來說,它的成像效果其實相當不錯!

舅媽的OTTIMO底片相機

舅媽的OTTIMO底片相機

OTTIMO + Fujifilm Xtra 400

OTTIMO + Fujifilm Xtra 400

阿公的老 Canon 底片相機

探索過程中還找到之前被拿來當電影道具的阿公老相機,打開裡面居然有一捲拍完的底片!於是拿去洗洗看。果真都發霉了,但洗出非常奇幻的顏色,唯一清楚的那張看起來是瀑布,流動的水疑似有慢曝?超有夢境的感覺!讓我聯想到David Lynch的電影 Blue Velvet (藍絲絨),虛幻與真相的扭曲。但因為這台要重新處理過才能使用,所以我沒有裝新底片來拍,還是把它當古董收藏就好。

阿公的老Canon相機

阿公的老Canon相機

奇幻的瀑布照

奇幻的瀑布照

二手的 Konica C35 EF 底片相機

在底片超級迷人,在研究一陣子後入手了一台二手底片機,Konica C35 EF, 1975年推出,是世界上第一檯有內建閃光燈的相機!就是底下Andy Warhol右手那台!超喜歡~可以跟偶像用同一款相機就覺得興奮,重點是不貴,我買的是二手的復古機也才2700元。閃光燈很可愛,使用的時候要把左半邊彈上去。卷片的轉鈕非常帥氣,喀喀喀的捲片聲很療癒!有了它,2019的農曆過年不再無聊,像多了個「回憶收納機」(聽起來好像小叮噹口袋裡的法寶之一),愛不釋手的很快就拍完三捲,反而手機照片少了很多。其實不會太急著想看結果,覺得回憶被妥善保管著,在黑暗中鎖好。

Andy Warhol與他的相機們

Andy Warhol與他的相機們

我的 Konica C35EF 以及 亨利.卡提耶-布列松的書《心靈之眼》

我的 Konica C35EF 以及 亨利.卡提耶-布列松的書《心靈之眼》

現在在嘗試一些不同的底片品牌,Fujifilm Xtra 400跟 Kodak UltraMax 400,Fujifilm就是最常見的iso 400,目前我比較喜歡 Kodak UltraMax 400 的顏色呈現,而且重點是我之前剪接電影《時光》時所用的調色設定,就是Kodak UltraMax 400!讓我覺得用它拍照像在重拍我的電影一樣~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KonicaC35EF + Fujifilm Xtra 400

KonicaC35EF + Fujifilm Xtra 400

亨利.卡提耶-布列松 Henri Cartier-Bresson (現代新聞攝影之父)曾說過:

「攝影師所能展現的不過就是時鐘的指針,但他選擇了屬於自己的瞬間。」

看到這句話非常有感覺,故事每天都在身邊發生,取景是種選擇,按下快門是一種對那個瞬間的致敬!

(底下這張照片剛好很符合布列松的這句話。它也是一張很漂亮的燒片頭~)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影子與它的影子

 
42745758_10217291565423485_1314913184087277568_n.jpg
 

前幾天去看了北美館的馬格利特影像展,展出René Magritte許多未公開的攝影原件及家庭影片,揭露馬格利特於日常生活及創作過程中的真實面向。我覺得非常好看!原本只知道他的《戴黑帽的男人》以及他的超現實風格,這次的展覽令我印象深刻的居然是他太太Georgette Magritte,出現在他很多作品裡。

這張自拍照是整個展覽裡令我印象最深刻,也是最迷人的一張,叫做L'ombre et son ombre (The Shadow and Its Shadow)。René Magritte站在妻子身後若隱若現,兩人臉龐快合而為一,眼睛幾乎重疊,他像她的影子,又或者她是影子的影子...

伴侶的關係有時候像是主體與影子的關係,有時候你是主體我是影子,有時候對調。像是一種合作關係,或者互補的角度。像是一種跳舞,愛情有時候就是一種重心的擺盪。如果兩人都是主體,也許會太過自我而無法融合;兩人都是影子也會太過平淡。

René Magritte的畫作很常會先請妻子作model拍下來之後再行作畫,通常畫的主題會變的很抽象,所以很多攝影照有一種滑稽,但帶著trust。神秘卻又和諧。René Magritte曾說過: "The mind loves the unknown. It loves images whose meaning is unknown...since the meaning of the mind itself is unknown." 我們的心像畫一樣未知,它吸引人,因為未知沒有標準答案。

推薦大家去看!另外在看的時候一直想到 The Thomas Crown Affair(偷天遊戲)這部電影,黑帽人好搶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