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許看見了我的荒謬,而我,看見了自己的執著。

49937631_10218159166672974_7923837386897752064_n.jpg

看完《旅途中遇見金剛經》這本書已經好一陣子了,一直想寫些心得,但遲遲沒有動筆的原因,好像是因為它書裡講的都一直環繞在我身邊,像是一本持續還在讀著的書。好像如果真寫了心得就像闔上書結案了一樣,於是遲遲未寫。

這本書跟我緣分很深。剛出版時我就在書局拿起來讀了一些,本來想買後來作罷。過一個禮拜擔任一場演講的講師,台下有位貴賓在演講完後,送了我們這本書,他是作者的丈夫,他說聽完演講覺得我們應該會有興趣。(我演講內容與書完全無關) 當下驚訝於這個緣分,是這本書不放棄地找到了我!

作者陳念萱聽說也是個電影圈人。這本書敘述了她在旅途過程中的體悟,對應著金剛經,寫了關於母親、死亡、信仰與自己。文中有很多其實跟我的信仰是相通的,我相信這本書經過歲月累積之後再回來看,也會另有新體悟。金剛經是智慧筆錄,但自己的體悟會是自己的,在自己心裡扎根,非關語言也不用語言。

「信仰,是對自我更進一步的認識,乃至對宇宙的了解,以及對他人的體悟。沒有理解,談何慈悲?」

書中的某一段:「我帶著母親的遺骨繞塔繞菩提樹,惶惑忐忑,起了私心,期望母親能因此沾光。也許不會為自己如此膽大妄為,卻無論如何認為沒有信仰基礎的母親,可能需要這看來愚昧的方式,強忍不安,我拿出一片彩色遺骨,塞到了樹根下。原諒我。正準備顫抖離去的當下,樹旁靜坐的僧尼忽然叫住我,指著飄然而下的落葉:『那是妳的!』」對這段一直很印象深刻,落葉歸”根”,死亡是什麼?信仰是什麼?根又是什麼?我們花一輩子盡心地美化我們的綠葉,但最核心的根在哪裡?

「你也許看見了我的荒謬,而我,看見了自己的執著。」

念萱她去了印度恆河朝聖,在那裡她思辨著天堂與地獄的差別。每個人在生命中都有自己的某種執著,以某種看似荒謬的行為呈現著,別人或自己可以下結論說著故事的是非對錯,但故事會繼續,你沒有過關的境就會繼續考驗著你,不只是”放下”,而是一種”提起”或”放下”都可以的自在。

底下是我的一些很喜歡的句子截取:

「願意相信,真是不可思議的功德。」

「你永遠不會知道的對錯與是非,不在自己的慣性思維裡。」

「能夠安靜下來,也是一種功德。不被時間所困、不再計較有形無形,從而抵達自己,更是功德。」

「道理,就在『心甘情願』,這是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

「幫助你的人,是菩薩。接受你幫助的人,也是菩薩。彼此互相成就。」

「你想要的,跟你需要的,從來都是不同道上的選項,除非你自己早已是明鏡。」

「神住在心裡,無形無色無相。」

旅途上,我們都可以是一步步學習的”行者”。以前總是認為修行是老年在做的事情,後來才發現不是,修行就是把自己該修的課好好的行出去,這些課沒有分年齡,修過及格就過關,不要累積到老了,還得留級重修。自覺的力量會慢慢養成,然後心裡會覺得踏實。這本書讀起來讓人感到一種寧靜,思緒飽滿卻非常輕盈。

情緒低落時,你需要一個ABS清單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明明睡得很飽,卻提不起勁,只想懶懶躺在沙發上。生活上或工作上發生一些小事讓你煩心,其實也不是很嚴重的大事,卻讓你完全不想面對,沒有動力改變什麼。心情低落,任何事都興趣缺缺。原本該做的工作不斷延後,如果你是上班族,可能還是得必須拖著身體去上班,但如果你是自由創業者,或遠端在家工作者,自己的時間自己安排時,你可能就會開始擺爛。

什麼事情都不做的後果,就是當情緒慢慢回溫後,會被「罪惡感」襲擊。因為剛剛那些時間被無意義的浪費掉了,不但自己沒有完成任何事情,還因為窩在沙發上吃零食追劇而胖了兩公斤!然後原本快要好起來的情緒,又再度因為生自己的氣而低落起來,根本就是個惡性循環。

前陣子新聞在報導關於108年元旦起的新款機車都要加裝ABS,我不是機車迷,但看到新聞介紹ABS系統的原理,突然覺得它好像可以用在生活上!什麼是機車的ABS系統呢?它叫做”防鎖死煞車系統”,如果沒有它,當機車騎士遇到突發狀況時,通常會瞬間緊急煞車,把輪胎鎖死,整台車會失控打滑,導致常見的「犁田」~有了ABS,它不會把輪胎鎖死,輪胎還是可以控制,即使減速,但你不會整個失控打滑。

情緒減速沒關係,但情緒打滑會傷及無辜

於是我回想一下,的確有時候當我情緒低落時,讓自己去做一些小事情,不要完全煞車鎖死,好像真的對自己的情緒有幫助,除了轉移注意力之外,因為完成一些小小事情,還是有一點點的往前滑行,時間沒有全被浪費掉,就不會那麼有罪惡感。這些小小事情就可以是我情緒低落時的「ABS清單」!它可以真的非常小,做起來不會太費力,甚至不太需要動腦,把自己開成「自動駕駛」模式也能完成,比如說:泡一杯好喝的手沖咖啡、聽一集Podcast、整理錢包裡的發票或上一期的發票對獎、幫陽台的花澆水除草、挑出一些不要的書拿去二手書店賣掉、或者分類整理一下桌面 (Both 實體桌面 and 電腦桌面)…等等。

獨一無二的ABS清單,重點要有小小成就感

每個人的ABS清單真的都不一樣,像我情緒低落時,會開始打掃,或者打包一些我們線上商店的出貨包裹 (既然提到了就進來逛一下XD),或者做一些平常工作清單上未完成的一些小task。所以說平常你就可以常常留意,你做哪些事情的時候其實很無腦很放空,可以記下來或者刻意「留」下來給情緒低落時來做。但這個清單最好不要是「打個電動」或者「訂Pizza來大吃」等之類的耍廢行為,因為雖然那些也會療癒心情,但結束後只會有更深的罪惡感,對情緒低落沒有幫助,ABS清單的重點就是要帶來小小成就感。

情緒低落可怕的地方不是情緒本身,而是你失去了控制自己的能力。用ABS清單一點一點的拾回自己的控制力,你才是自己的主人,不是情緒。

進入底片相機的世界

雖然是個電影製片,但其實我很少碰攝影機,通常都是導演在負責。為什麼最近會突然開始拍底片呢?這是一種緣分我覺得,一個對的timing來了的時候,就是好好地與它相遇與相處。

Lomography 的 Simple Use

這一切好像是從2018年底路過東區買了一台lomography 的 Simple Use傻瓜相機開始的。其實一直有一台拍立得,所以對底片總是有點好奇,他基本上就像一台拋棄式的傻瓜相機,但其實是可以重複使用的,閃光燈需要按右下方那個按鈕充電才能使用,沒電時要換電池,閃光燈還可以套用三種顏色的色片(但我發現套用色片後會讓畫面變得很暗,所以後來很少用)。第一卷底片我太捨不得拍,很珍貴地拍了三個月才拍完,沖洗出來的結果雖然成功率不高,但卻讓我異常興奮!有幾張的顏色與顆粒都好好看,就這樣開啟我對底片機的興趣,決定來好好玩一下~

Lomography Simple Use

Lomography Simple Use

Lomography Simple Use + iso 400 fillm

Lomography Simple Use + iso 400 fillm

拍底片的過程中也發現,我們平常都太依賴數位,那種立即可以看到成像的習慣,好像沒有很珍惜。像這種拍了一整卷後隔幾天才能看到照片成果,當下的瞬間被存進底片你只能事後回味,像是拍了一整天的電影要看毛片回顧才知道拍了什麼,真的很像釀酒,洗照片的時候都很期待看到自己到底釀了什麼。也因為底片機,開始對平常很不起眼的日常生活細節感興趣,會好奇這樣一成不變的隨性,透過底片會被改造出什麼感覺來。幾次拍出來的效果讓人驚艷!也就更一發不可收拾的捕捉這種不做作的生活感。

舅媽的 OTTIMO 底片相機

Lomography 的simple use還是太傻瓜,想買一台新的。在買之前我挖出舅媽的舊底片相機OTTIMO,測試一下是否可以用,發現不但可以用,拍出來還很有感覺,讓我更篤定要找台好看的底片相機來玩了!但OTTIMO太厚,不好攜帶。不過以一台很久沒用的底片相機來說,它的成像效果其實相當不錯!

舅媽的OTTIMO底片相機

舅媽的OTTIMO底片相機

OTTIMO + Fujifilm Xtra 400

OTTIMO + Fujifilm Xtra 400

阿公的老 Canon 底片相機

探索過程中還找到之前被拿來當電影道具的阿公老相機,打開裡面居然有一捲拍完的底片!於是拿去洗洗看。果真都發霉了,但洗出非常奇幻的顏色,唯一清楚的那張看起來是瀑布,流動的水疑似有慢曝?超有夢境的感覺!讓我聯想到David Lynch的電影 Blue Velvet (藍絲絨),虛幻與真相的扭曲。但因為這台要重新處理過才能使用,所以我沒有裝新底片來拍,還是把它當古董收藏就好。

阿公的老Canon相機

阿公的老Canon相機

奇幻的瀑布照

奇幻的瀑布照

二手的 Konica C35 EF 底片相機

在底片超級迷人,在研究一陣子後入手了一台二手底片機,Konica C35 EF, 1975年推出,是世界上第一檯有內建閃光燈的相機!就是底下Andy Warhol右手那台!超喜歡~可以跟偶像用同一款相機就覺得興奮,重點是不貴,我買的是二手的復古機也才2700元。閃光燈很可愛,使用的時候要把左半邊彈上去。卷片的轉鈕非常帥氣,喀喀喀的捲片聲很療癒!有了它,2019的農曆過年不再無聊,像多了個「回憶收納機」(聽起來好像小叮噹口袋裡的法寶之一),愛不釋手的很快就拍完三捲,反而手機照片少了很多。其實不會太急著想看結果,覺得回憶被妥善保管著,在黑暗中鎖好。

Andy Warhol與他的相機們

Andy Warhol與他的相機們

我的 Konica C35EF 以及 亨利.卡提耶-布列松的書《心靈之眼》

我的 Konica C35EF 以及 亨利.卡提耶-布列松的書《心靈之眼》

現在在嘗試一些不同的底片品牌,Fujifilm Xtra 400跟 Kodak UltraMax 400,Fujifilm就是最常見的iso 400,目前我比較喜歡 Kodak UltraMax 400 的顏色呈現,而且重點是我之前剪接電影《時光》時所用的調色設定,就是Kodak UltraMax 400!讓我覺得用它拍照像在重拍我的電影一樣~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KonicaC35EF + Fujifilm Xtra 400

KonicaC35EF + Fujifilm Xtra 400

亨利.卡提耶-布列松 Henri Cartier-Bresson (現代新聞攝影之父)曾說過:

「攝影師所能展現的不過就是時鐘的指針,但他選擇了屬於自己的瞬間。」

看到這句話非常有感覺,故事每天都在身邊發生,取景是種選擇,按下快門是一種對那個瞬間的致敬!

(底下這張照片剛好很符合布列松的這句話。它也是一張很漂亮的燒片頭~)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KonicaC35EF + Kodak UltraMax 400

 

不管是否有伴,我們都是獨身

 
 

一直很喜歡這張照片!我好像把John Lennon畫胖了~這是他38年前在被射殺的當天下午,攝影師Annie Leibovitz幫他們拍的,成了他們最後一張合照。彼此依賴卻也一起孤獨。

我們從來就是獨身,不是一半在尋找另一半,而是一個完整的個體,一位獨走的行者。沒有所謂絕對的the one或soul mate, 也許偶而有個同方向的旅客可以共乘,但他不是要來使你完整的missing piece,只有自己可以讓自己完整。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John Lennon: "They made us believe that each one of us is the half of an orange, and that life only makes sense when you find that other half. They did not tell us that we were born as whole, and that no one in our lives deserves to carry on his back such responsibility of completing what is missing in us. We grow through life by ourselves. If we have good company it’s just more pleasant."

南韓的文青景點分享

2018年的年底,我們去了南韓,在那裡迎接了2019年。原本以為零下10度的低溫會下雪,但無奈濕度不夠,即使冷颼颼但還是不見雪(殘念)~不過第一次去南韓,其實比想像中有趣!我們並沒有像一般大家去南韓一樣瘋狂購物或吃美食,我們花了點時間找到當地比較有文藝氣息的地方,有點慵懶的欣賞南韓這兩個城市:首爾與釜山。接下來就簡單分享幾個很不錯的文青打卡點給大家!

通常沒有在瘋韓劇的人(like me),去南韓旅遊可能覺得無聊。首爾除了熱鬧的明洞和東大門之外,其實也有很寧靜很幽美的一面,可以遠離塵囂,走入巷弄去認識當地日常。底下介紹了兩個區域:「北村」跟「聖水洞」。

首爾 - 北村韓屋村

又稱北村八景,巷弄間可看到保存了600年歷史的古代韓屋建築,卻又充滿著新生代年輕職人們的工作室。建議預留兩到三小時,從一景逛到八景,很多遊客會只在四景左右的拍照點打卡,但我覺得前幾個景更有溫度!可以跟著底下的地圖路線走或隨興發揮,有小巷子就走進去探險,不要打擾到居民就好。走進小獨立書店買張卡片,逛累了就跟攤販阿姨買個糖餅吃,完美的午後散策就該這麼舒服美好~

 
(北村八景地圖出處: https://bit.ly/2w5tIs7 )

(北村八景地圖出處:https://bit.ly/2w5tIs7

 

同場加映話題:在南韓無法正常使用google map,因為北韓就在上面的關係,為了國土安全,記得南韓政府好像拒絕提供詳細比例的地圖給google map,通常當地人會使用Naver或韓巢。不過我還是有搭配著使用google map, 因為比較習慣它的定位方式,還算準確,只是無法查詢開車或走路的時間規劃!

首爾 - Seongsu-dong (聖水洞)

每個都市都會有比較文青的一小區,文藝青年需要咖啡,所以這區總會有些很有特色的咖啡廳!(這也常是我找景點的方式,從特色咖啡店或設計雜物店開始找起) 在首爾有一區叫做Seongsu-dong (聖水洞),被稱為是首爾的布魯克林,原本充滿著製鞋廠和各種小工廠林立,近年來許多年輕的藝術及設計工作者將這裡的老舊建築重新改裝,成為具有獨特氛圍的咖啡館和餐廳。我們這次去就造訪了兩家咖啡廳,跟一個貨櫃百貨。

Cafe Onion

這大概是這區最著名的咖啡店了!2016年才開幕,卻看起來像個廢墟。它是從一個金屬零件工廠改裝的,那些生鏽的鐵門和斑駁的牆壁被保留了下來。配上剛出爐的麵包與咖啡,室內溫暖的暖氣,讓你想知道每個窩在裡面聊天的年輕人,他們從哪來或有什麼故事~

Daerim Warehouse (大林倉庫)

另一個咖啡店也是廢墟樣,但是大很多,是碾米工廠倉庫改裝而成的一個咖啡廳兼藝術空間。室內有裝置藝術及畫作,還有一個燒柴暖爐,看著都暖心。除了咖啡,它還有販售餐點,聽說鮮蝦比薩很好吃,大家可以點點看~

Common Ground (建大貨櫃屋百貨)

離前兩個咖啡廳有一點點小距離(大概走路10~15分鐘),有一區堆疊了整排的藍色貨櫃,基本上裡面是百貨公司,選的品牌還不錯。它有一家有點隱密的可愛書店叫index, 賣很多有趣的繪本跟設計書,看不懂韓文也有趣。

釜山

因為台北的師大夜市已經很韓風,所以在南韓似乎不怎麼想購物,反倒對其他景點感興趣。到釜山除了南浦洞之外,也有兩個區域讓人感覺很舒服:「海雲台」跟「 西面區」

釜山 - Haeundae Beach 海雲台沙灘

海雲台 (Haeundae) (去之前我一直唸成海苔XD) 地區有一個沙灘很有名,它應該是我看過最特別的海邊了!通常海邊的周圍都比較鄉村或空曠,但這裡卻緊鄰高樓大廈,很科幻電影的特效合成感。海沙是細細的白沙,陽光很舒服,沒有很逼人的海風,聽說很多人會帶蝦餅來這裡餵海鷗。面對海的右手邊有一個高級飯店,可以沿著海走往那裡。

釜山 - Dongbaek Park 冬柏公園

從那個飯店的正門或側門都有路可以走進冬柏公園,小小的公園很快就可以走完,靠海又靠山,散起步來很舒服。幾個拍照熱點(人魚像跟小燈塔)可以湊個熱鬧,如果不熱衷就繼續往前走,下個點滿酷的~

釜山 - APEC會議世峰樓

公園裡有個像飛碟一樣的建築物,請一定要進去看一下。雖然它的名字聽起來有點無趣,但靠海而建的圓弧建築,透過玻璃灑進來的陽光,和著室內濃濃的韓國政治味,不知為何感覺非常療癒。(一定要進入它的會議室,各國領袖都有個位子包含咱們台灣,牌子寫著Chinese Taipei. ) 整片大玻璃實在讓人感覺舒服,幾個靠窗的展示座椅,沒有人注意到,光灑進來一瞬間寧靜下來,很有Edward Hopper畫風的味道。

海雲台這區還有其他很有趣的景點,比如「釜山影展Busan Cinema Center」(下圖),以及金氏世界紀錄最大的「新世界百貨CentumCity」...等,可以再探索更多。私心我最喜歡的還是海邊跟冬柏公園,推薦給大家~

釜山 - Matin Coffee Roasters

如果有個平行宇宙的自己住在釜山,我想應該會在這一區出沒:Seomyeon 西面區,它有點像台北的中山站附近,巷弄裡有許多值得逛的小店,每家店都精心設計的在爭寵。在這裡可以逛上一整天,走累了就到咖啡廳裡充電!這家咖啡廳有點隱密,但一走到門口就會驚艷,好美的地方啊!小庭院讓人感到放鬆,內部裝潢也很精緻。強調沒有插座跟Wi-Fi,要你slow down your life. 雖然大家都還是用了手機網路在打卡(笑)。它的cheese cake非常黏密好吃,很推薦!坐下來靜靜地看一本書也很適合。(我們去的時候它展示了一本介紹台北的書,看照片都想立馬回台北”旅行”了)

釜山 - Brown Hands Baekje

行程的最後一站,我們回到市中心的釜山地鐵站Busan Station,那裡有一條短短的唐人街跟很浮誇的美國街,但在熱鬧的街道中藏在一棟安靜不起見的棕色老建築。這算是很獨家的景點喔!這棟建築是從一間醫院Baekje Hospital 改建來的,有很多故事。1922年蓋的,是當地第一家私人醫院,後來又改建成了很多身分,有兵營、警察局、中國餐廳、婚攝禮堂,甚至曾經很短暫的是當地的台灣領事館!它的建築看起來真的經歷了很多,承載將近一百年的生命故事,走進去就感覺到一種厚度,還好不會很creepy. 一樓現在裝潢成一家咖啡廳,二樓有一些展覽跟販售藝術品,走廊上幾道門半開著,很想進去窺視,目前都算是辦公空間。灑進室內的陽光應該跟當年的一樣溫暖,讓人感受到時間的歷史感。

南韓之旅結束了!期待下次旅行再來找獨家景點給大家~

新年新目標:要犯錯

 
49625863_10218068972818184_7117779309426638848_n.jpg
 

2019年,我給自己的目標是:

Make mistakes.

去犯錯,而且不只一個錯。因為只有犯錯了,才代表我在做新的事情,新的嘗試跟與學習;要做錯事,才有機會把事情做對;要有被討厭的勇氣,才會看到最真實。去做丟臉的事,去做別人不看好的事,去成為那個奇怪的人。

記得去年夏天有次想挑戰騎單車爬坡,於是從政大門口往貓空上爬,原以為平常有在騎車應該可以戰勝,居然爬到一半真的不行(那坡真的有點陡),全身發抖只好折返,氣到淚灑政大門口。I made a mistake 不應該第一次就挑戰那個坡度,但我打開了新的學習路線。

總是害怕丟臉,害怕別人看到自己的不足,害怕做錯事。但是常會在「承認自己就是做錯了」的當下,好像會被帶走一些害怕,覺得也不過如此,幹嘛要躲起來,「我」在別人眼中沒有那麼重要,根本沒有人會留意到我的丟臉,但我卻可能因為起初的擔憂,而讓自己錯過了學習的機會。

所以今年要時時提醒自己:記得要犯錯!

Neil Gaiman(尼爾·蓋曼, 英國作家): "I hope that in this year to come, you make mistakes. Because if you are making mistakes, then you are making new things, trying new things, learning, living, pushing yourself, changing yourself, changing your world. You're doing things you've never done before and more importantly, you're Doing Something. So that's my wish for you...and my wish for myself... Don't freeze, don't stop, don't worry that it isn't good enough, or it isn't perfect... Make your mistakes, next year and forever."

做個有心肌的人

 
 

最近看了一部1995年的老電影 Dangerous Minds (危險遊戲),一個海軍退役的英文教師,如何教導一群活在社會邊緣、墮落度日的學生。裡面有一句話很好,她說:”The mind is like a muscle. If you wanted to be really powerful, you got to work it out.”(你的心就像是一塊肌肉,你想要變強,你就必須要鍛鍊它。)當然這裡的”mind”也可以指腦力或智力,不過我想要講的是心力,你的心可以處理情緒的能力。

我們常說「心痛」,其實不是真的指「心臟」這個器官在痛,而是心裡的感受在痛,住在心窩處的那個inner self內在小孩在痛。我們需要有東西可以止痛,或者有什麼強心劑可以讓自己好起來,我們哭泣、吶喊、求救或甚至退縮躲起來,別人可以試著安慰我們陪伴我們,但能夠真正讓自己打從心底真真實實好起來的,只有自己。

我們也常說生活要「用心」,但常常我們並沒有真的「用心」,大部分時間我們只是很「用力」。用腦力在思辨、用蠻力在奮鬥、用體力在忍耐。尤其是當你面對情緒來了的時候,用這些身體的力量來硬著頭皮對抗,但這樣並不會讓問題離開,它只會更往你心裡堆積起來,變成更深的問題。就像唱歌,如果你用喉嚨用力地唱,短時間高歌一兩個小時可能沒事,但很快就會沒聲,甚至會造成聲帶受傷。

你也許會說,這很簡單,只要正面思考就好。沒有心肌的正面思考,可能只是把問題蓋起來,用假微笑把感受深埋,然後累積到問題爆出來後,卻又怪罪身邊的人為什麼不關心你。但事實是,如果連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真實感受,誰會在乎呢?所以練習把真實的情緒說出來,好好去面對負面情緒,才會根治問題。

怎麼「用心」,怎麼處理情緒,是需要不斷練習的。我喜歡稱它做「心肌」,就像健身房的教練說的,肌肉是有記憶的,要多鍛鍊它才會把這樣的肌力強度牢記起來。心肌不能等到要用了才練,臨時抱佛腳的都是在用蠻力。心肌越大,自覺能力越強,你越能很快看清楚眼前的狀況,或甚至更能感同身受對方的處境。我不是專業的心理專家,我的心肌也不是很強,但我希望可以透過常練習,讓自己免於受情緒影響。以下幾個方法是我覺得有用的練習,你也可以一起試試看:

(貼心幫你想到了口訣:三個字都是A開頭,相同的字根念起來還有點押韻:Attention, Appreciation, Action)

Attention:注意自己的情緒

這點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平常我們都沒有習慣這樣做。不是只有難過的時候要注意,平常開心的時候也可以觀察自己為什麼會覺得開心。我們每天都會洗澡或對著鏡子觀察自己的樣貌是否ok,其實情緒也該要有這樣的照料,每天給自己一點時間想一下今天的情緒,為什麼自己會對某件事情那麼在意?你當下的感覺是什麼?為什麼會生氣?你不會回答給別人聽,所以要很誠實地回答自己。從問自己問題開始是很好的練習,也許一開始無法給自己答案,但多去挖掘幾次,你會開始察覺一些自己內心的聲音,會驚訝原來自己是這樣想的,原來自己是自私的,原來自己是很小心眼的,原來自己有點自卑。這些都沒有關係,挖掘出這些不是要讓你討厭自己,而是要真正了解自己的內在小孩,因為唯有看清楚原因,你才有辦法從根源去控制並調整自己的情緒。就像照顧一棵樹,你要澆花與照料的地方,是根,不是葉子,葉子只是呈現出來的外觀。根照顧好了,葉子自然健康。

Appreciation:表達感激的心

感激,不是在寬待別人,而是在鬆綁你的心。感激也是一種智慧,避免你浪費太多力量來抱怨或受傷。每個人或每一件事,都有任務要教你一些東西,只是你有沒有認真去感受。當發覺自己對眼前的這件事或這個人有情緒時,除了問原因之外,可以先試著感激對方、感激這件事讓你有機會思考、更感激自己願意勇敢面對,你會發現,心鬆開了一點點,才有多出來的力氣來檢視狀況、體諒對方、關心自己。

Action:付出行動

在跟你的內在小孩對話完後,你要試著跟外在世界對話。產生連結,製造好的經驗,讓你的心肌存入它肌肉的記憶裡,下次有類似的狀況,你就會更有信心。這個行動可以很小,比如說:給自己買一本相關的書激勵自己、幫工作上有爭執的同事買杯咖啡、跟吵架的另一半說聲對不起、或甚至簡單到把自己從角落裡拉起來,去廚房倒杯水來喝…。只要往前走一小步,你就已經離開原來的窘境了。你不在原本的座標,你才有機會跨到新的象限!

達賴喇嘛說:”World peace must develop from inner peace.”(世界和平必須奠基於內在和平)

這是一句我很喜歡的quote。世界和平要從每個人的內在和平開始,而內在和平從一顆強而有力的心肌開始。我也還在鍛鍊中,一起做個有心肌的人吧!

要輕盈,就要有一顆防潑水的心

 
45677046_10217617559853142_3502328040686354432_o.jpg
 

最近晚上常有自己靜下來獨處畫畫的時間,專注在水彩上,與自己對話。這張是 Jesse & Celine. 

很愛這兩個人 both in the movie and in real life. 第一次在大學時看到 Before Sunrise 這部電影就愛上了。三部曲還是鍾愛第一集,反覆重看過好幾次,心情低落時拿出來溫習好像就會多點力量。好幾幕都是經典:他們在唱片行一起聽 Kath Bloom 的 Come Here...在咖啡廳用手指打電話給彼此的朋友...(這張畫其實就是綜合了這兩場我最愛的戲)...所有對話都是巧思,從生活聊到哲學,像兩個很聰明的人在辯論或互相認同,你會覺得自己有時候是Jesse有時候是Celine. 

它的結局總是給我一種輕盈轉身的感覺。面對很多生活的逆境,會嚮往那種輕盈。我有個奇怪的比喻,就像一件防潑水的褲子,若不是太大的雨,雨水下到褲子上會形成小水珠,用手撥掉就掉了,不會濕透整件褲子。要輕盈,就要有一顆防潑水的心。

如果有時間可殺的人,建議可以一口氣連看三部曲,戲內戲外都是隔9年,可以看到愛情長大也看到他們長大~

影子與它的影子

 
42745758_10217291565423485_1314913184087277568_n.jpg
 

前幾天去看了北美館的馬格利特影像展,展出René Magritte許多未公開的攝影原件及家庭影片,揭露馬格利特於日常生活及創作過程中的真實面向。我覺得非常好看!原本只知道他的《戴黑帽的男人》以及他的超現實風格,這次的展覽令我印象深刻的居然是他太太Georgette Magritte,出現在他很多作品裡。

這張自拍照是整個展覽裡令我印象最深刻,也是最迷人的一張,叫做L'ombre et son ombre (The Shadow and Its Shadow)。René Magritte站在妻子身後若隱若現,兩人臉龐快合而為一,眼睛幾乎重疊,他像她的影子,又或者她是影子的影子...

伴侶的關係有時候像是主體與影子的關係,有時候你是主體我是影子,有時候對調。像是一種合作關係,或者互補的角度。像是一種跳舞,愛情有時候就是一種重心的擺盪。如果兩人都是主體,也許會太過自我而無法融合;兩人都是影子也會太過平淡。

René Magritte的畫作很常會先請妻子作model拍下來之後再行作畫,通常畫的主題會變的很抽象,所以很多攝影照有一種滑稽,但帶著trust。神秘卻又和諧。René Magritte曾說過: "The mind loves the unknown. It loves images whose meaning is unknown...since the meaning of the mind itself is unknown." 我們的心像畫一樣未知,它吸引人,因為未知沒有標準答案。

推薦大家去看!另外在看的時候一直想到 The Thomas Crown Affair(偷天遊戲)這部電影,黑帽人好搶戲~

變老 VS 長大

 
41752365_10217169800059427_6848110802675695616_o.jpg
 

(這張照片是2015年的照片,當時好像剛體檢抽完血,手上還貼著繃帶和棉花,重返之前在仁愛圓環舊居的頂樓。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留著這張照片,覺得當時的我有一種“無懼”!)

很喜歡一個quote:

“Most people don’t grow up. It’s too damn difficult. What happens is most people get older.” - Maya Angelou

生日總會讓人回顧,我這幾年到底是長了智慧,還只是長了年紀?我有沒有走在”對的但可能難走”的路上?我有沒有勇氣去說出”真的但可能被人討厭”的事實?有沒有不外求而往內看?有沒有為人著想給人溫暖?也給自己溫暖?“變老”只需要過完日子,但“長大”需要過完難關。在每一次逆境時都看到讓自己grow up的養分,get wiser, not older.

Quote的原文:
Maya Angelou // "Most people don’t grow up. It’s too damn difficult. What happens is most people get older. That’s the truth of it. They honor their credit cards, they find parking spaces, they marry, they have the nerve to have children, but they don’t grow up. Not really. They get older. But to grow up costs the earth, the earth. It means you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time you take up, for the space you occupy. It’s serious business. And you find out what it costs us to love and to lose, to dare and to fail. And maybe even more, to succeed. What it costs, in truth. Not superficial costs, anybody can have that, I mean in truth."

我其實是很怕水的

 
 

夏天總是少不了玩水,衝浪、划獨木舟、浮潛、香蕉船...。我這幾年也玩過許多水上活動,但並沒有改變「我是怕水的」這個事實,聽起來好像覺得有點奇怪。

面對踩不到地的水域我就會有淹水的恐懼感。游泳池我一定要能夠踩到底的深度,水上活動我會再三確認救生衣是我的size,就算穿上救生衣在海上我也會儘量抓著繩索或浮物。小時候學游泳,光第一個動作「放輕鬆讓自己浮在水面上」我就克服了好久才讓自己能做到漂浮,「水」總是讓我緊繃,完全無法體會何謂「如魚得水」的愉快感。我不是魚,我是怕水的貓!(難怪真的養了兩隻貓)

這樣的懼水症應該就是儘量不要去玩水就好了,但因為有點愛玩,會對水上活動還是感興趣,一種「又怕但又想靠近」的矛盾心情,在行前報名總是躍躍欲試,但一要下水了就開始退縮,會被水淹沒的沒來由恐懼開始編寫災難片畫面...

災難史詩片的起源來自一個回憶。小時候第一次出國是跟著家人去了峇里島,在某個海邊待了一個下午,家人不想曬太陽於是都躲在屋簷下聊天,百般無聊的我看到有海上活動,就跟媽媽說我想去玩水,媽媽說那你自己去(真是放牧式養法~),於是一個國小四年級的小女孩,報名了香蕉船,跟著幾個不認識的大哥哥大姐姐,我居然還被分到坐船尾,實在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初生之貓不怕水)。香蕉船除了船長得像香蕉之外,它的重點就是要翻船!前方有快艇拉著香蕉船,開得超級快,然後不停地甩尾,因為就是想盡辦法要翻了香蕉,可想而知坐在船尾的我有多刺激,嚇得魂都飛了。終於香蕉一翻,大家都落水了,我這時才驚覺,我穿的簡易救生衣size太大(應該是當時我個子太小),我幾乎整個人快要滑出救生衣,幾乎是兩手抓著救生衣肩膀勉強讓頭有浮出水面,吃了好幾口水,兩腳空空不斷踩踏,沒有底的海水深淵一直要把我淹沒,難道我的人生就這樣因為一根香蕉而結束嗎?

當然後來是被救生員救起來了,但從此也就跟水有著愛恨情仇。

這件事也讓我思考關於「害怕」這件事。

生命中總有許多令你害怕的事情,有害怕的感覺通常是因為你的身體在保護你:「你曾經因為這種東西而受傷過喔,快離開!」所以你才有害怕的感覺,讓你遠離危險。但其實很多時候,當下發生的事情,已經不像當初那個讓你受傷的事情那樣嚴重,你其實可以勝任的,此時的害怕就可能在阻止你成長了。當身體產生害怕的感覺時,試著告訴身體說:「這次跟上次不一樣,這次也許是個很好的經驗,我可以小心但我不想錯過~」然後每次多改寫一點害怕因子,多一些正面的經驗,幾次之後身體會習慣。

「害怕」不需要被禁止,不需要被取笑,要瞭解它,跟它和平相處。

我是剪接師,我是女生

 
_MG_0264 2.JPG
 

剪接,是電影創作裡,聽起來是個很不性感的一個工作。 「導演」聽起來很性感, 「攝影師」聽起來很藝術, 「編劇」聽起來超文青, 「剪接師」是什麼啊?

我參與了四部長片的剪接:Design & Thinking 設計與思考》、《Maker 自造世代》、《Hanzi 漢字》、《Paradoxical 時光。這四部片我是製作人兼剪接師,本身是個女生。這篇的目的並不是什麼要宣揚女性主義的論述,只是想分享我身為一個女剪接師的一些想法,跟心路歷程。

男性為重的電影行業

電影之所以被稱為電影工業,就是其實拍電影真的有時候就像工業一樣,光鮮亮麗的背後,是辛苦扛攝影機、架燈、搬運器材的粗工。也因為這樣,在台灣的影視業工作者,絕大多數是男性,甚至常是抽煙嚼檳榔的大叔。(因為在台灣拍電影常常超時工作,所以可能會需要抽煙嚼檳榔來提振精神)這個現象在國外其實不多見,國外有健全的工會體制,很少超時工作,所以在國外的拍片現場,男女比例是比較均衡一些的。在台灣,在片場的女生除了外表姣好的女演員之外,其餘的應該都被當男的來用

大家可能不曉得,其實最早時候的剪接師,都是女人!因為當時覺得那是個「整理」膠卷的工作,那種感覺很像,男人外出辛苦拍片,獵捕了很多 ”Footage” 帶回來給女人做料理,剪出一部電影。其實現在好萊塢還是有很多知名的剪接師是女生,比如說之前很紅的電影「華爾街之狼」的剪接師 –Thelma Schoonmaker,就是一位女性,跟導演合作了近 50 年。(很難想像這麼男性的電影,是出自一位女剪接師之手。)

 
(照片出處:Wall Street Journal)

(照片出處:Wall Street Journal)

 

嘗試後逐漸找到自己的位子

我本來在國外念的是廣告所,不是電影相關。第一次到片場幫忙,是從 Craft Service 小妹開始的。Craft Service 就是片場上的食物服務與點心提供,簡單來說就是個咖啡小妹。後來開始幫忙服裝道具準備、場景設計、錄音人員,也當作很 Man 的 Boom Operator,手要高舉著 Boom 來錄音,根本就是在練臂力啊!我也作過第二攝影師,但認知到攝影真的不是我的專長,總是少了顆攝影細胞,有自知之明因此就鮮少掌鏡了。直到後來在學校裡拿了一堂剪接課,開始做剪接師之後,我終於找到自己在影像創作裡的位子。

一般人沒人理解,大部份的電影創作少有人重視剪接,認為剪接師應該就是「把演員吃螺絲的地方剪掉罷了吧?」,其實不然,但教電影的總是focus多在導演或攝影師,在講剪接的書也少之又少,感覺是個完全沒藝術感的後製工作,到底有何魅力?對我來說,剪接是影像的再次創作,我可以擁有電影最終的決定權,每個人的辛苦工作,需要仰賴我的詮釋,需要透過我的雙手,他們的想法才得以實現。

好的剪接還可以拯救一部電影。遇過很多次拍攝的時候狀況很差,或者演員始終沒有演到位,但最後都可以透過剪接,把一個故事完整講完,天衣無縫。剪接甚至還有很深的哲學及心理學的道理在背後,有很多影像呈現的手法,其實是很潛意識地帶領觀眾進入電影的世界。就像被很多剪接師視為聖經的 ”In the Blink of an Eye“ 這本書中所教的,剪與不剪之間有很多深沈的意涵。

你就是自己的人生剪接師

從電鍋廣告、烹飪節目,剪到樂團 MV、產品廣告、設計公司形象短片,再一路剪到現在的長紀錄片。

無數次的練習,還要經常面對客戶的反覆修改,我的剪接生涯中,累積的除了經驗,還有耐心,跟龐大資料處理的能力,但還是有很多進步的空間,像這次參與電影 Maker《自造世代》的剪接,要感謝導演不斷刺激思考跟逼迫創新,讓我嘗試了很多新的剪接節奏與敘事手法,越剪越覺得這是一門很深的學問,還有好多要學。

很慶幸我是自己創業,所以我可以決定自己的工作方式。因為不滿於台灣一般超時工作的惡性循環,於是在我們公司,徵人條件裡總是寫著「不抽煙、不嚼檳榔」者佳,常有朋友以為我們在徵卡車司機。這也讓我們雖是個影像公司,但片場裡大部分都是女生!沒有朝九晚五,我們採用 Remote work, 自己安排工作時間。我很慶幸可以在這樣的一個公司當剪接師,剪我喜歡的作品。這其實沒有好壞對錯,因為一定有需要妥協的時候,之前導演也分享過關於「做自己喜歡的事」。

人生也可以剪接。作剪接久了,有時候會用剪接的眼睛去看世界。有一部電影叫「迴光報告」(The Final Cut),羅賓威廉斯飾演最頂尖的生命剪接師,幫人剪輯他們的回憶。你想要怎樣的人生,最後大家會怎麼記得你,其實你自己就是剪接師。

我應該會繼續做剪接,或開始從指導的角色去做。也許未來會嘗試剪接劇情長片。就像紀錄片 Maker 裏面的有一個小女生講的,誰說女生只能做 Fashion Designer 或一些偏女性的工作?女生也可以是個自造者、科學家或發明家。我喜歡我的工作,我是個剪接師,我是女生。

關於埃及自助

 
29214844_10215643675707272_2854482534449735585_n.jpg
 

2018的年初,去了地中海地區三個禮拜的自助旅行,從土耳其伊斯坦堡,到埃及開羅,到義大利幾個大都市,再到希臘雅典與聖多里尼島,然後回來。不喜歡跟團,所以都是自助,過程中最難的就是在埃及開羅這段。想分享五個當時自助旅行的簡單tips, 也許可以幫助到一些也想去埃及自助的朋友。

Tip 01- 請熟記阿拉伯數字!

埃及使用的數字符號,不是我們常用的數字!所謂的「阿拉伯數字」其實有兩個系統,一個是我們所熟知的那個阿拉伯數字,稱之為「西阿拉伯數字」,在西阿拉伯區域(北非、西北非)所使用;另一個被稱之為「東阿拉伯數字」,在東阿拉伯區域(阿拉伯半島、亞西、埃及、蘇丹)所使用。

整個埃及的數字都是使用「東阿拉伯數字」,所以如果不知道這點,一下飛機看到不懂的符號,會非常的令人感到慌張,包含招牌、menu、街道、到最重要的車牌號碼!所以我當時在飛機上,就抄寫了東阿拉伯數字對照表在我筆記本上,甚至開始背起來,一下飛機就馬上看得懂了,覺得自己很帥~

1437532400-1085581320_n.jpg

Tip 02- 請善用Uber

在埃及開羅,你會一直被許多的當地商人包圍,問你要不要買東西、要不要坐車?在網路上查到關於當地taxi的騙人手法非常多,再加上語言不通,也很難溝通要去的地方。好家在我在台灣就有使用Uber的習慣,在埃及有許多外國人自助旅行,所以Uber非常發達,絕對要善用,好處很多:

(1) Uber是靠App付款,所以完全不需要現場給現金,也就不會有被騙的情況發生。App一叫車就決定價格,所以也不會發生被繞路而價格飆漲的情況。

(2) Uber是靠App輸入地址,所以可以先google查好地址直接輸入,就不用擔心要跟司機比手畫腳,最後還被載到錯誤的地方。

(3) Uber有記錄每一次乘坐的司機資料,所以是非常安全的!即便是一個女生自己坐也不用擔心。

(4) Uber的司機通常比local的司機多會講一點點英文,所以如果遇到不錯的,還可以跟他聊聊天,了解一下當地文化。

Tip 03- 請說你是台灣人

在埃及開羅如果你餐廳或景點售票口刁難,請說明你是台灣人不是大陸人。因為我們聽當地的人說,有些餐廳不喜歡大陸人,但他們無法分辨差別,所以聽到中文對話可能會以為你是大陸人,而把你攔下來。說明你是台灣人就ok了,我們在金字塔後門的必勝客有遇到這樣的經驗,後來有成功進去餐廳裡用餐。

Tip 04- 請跟隨當地人過馬路

一到開羅,你除了會被煩躁的喇叭聲搞到心神不寧之外,過馬路可是得繃緊神經,因為他們即便是超大條的馬路,也沒有紅路燈!(或者有,但是整個被遺忘) 所以過馬路是要「見縫插針」的,非常刺激與危險。但是看當地人都是不疾不徐地穿越車群,於是只好跟在當地人旁邊,他們走我們就走,他們停我們就停,完全是一種「寄生蟲」的概念~所幸我們都有平安度過每一條馬路!但後來回台灣居然養成壞習慣,會想直接穿越馬路XD…

Tip 05- 請不要受駱駝商人影響

開羅到處都有叫賣的攤販,或一直跟隨你想要賣你東西的商人,尤其是在金字塔景點內,駱駝商人滿滿皆是,價格也隨便喊價,如果沒有先做好功課,可能真的會掏錢坐駱駝。除非你是跟團,或者你真的不介意花點錢,也許你真的可以乘坐駱駝逛金字塔景點區。但我們聽過太多故事,商人在一開始用超低價吸引你坐上駱駝,然後把你牽到很偏僻的地方,如果你不加費用就不讓你下來(駱駝是很高的你也很難自己跳下來)或不帶你回去你熟悉的地區,所以即便駱駝看起來很和善,也不要輕易相信駱駝商人啊~

抱著開放的心,看到旅途中的一切~

我們這趟三個禮拜的地中海之旅,開羅是最辛苦,但後來居然變成最難忘的旅程,因為在這樣一個國家,我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平安造訪想去的地方,就覺得是件十分有成就感的事情!比起其他地中海的大城市,方便安全,但卻少了點冒險感。不要定太死的目標,讓旅程保有彈性,讓美好的意外可以讓你驚豔~